欢迎访问 福建省企业与企业家联合会--企业家园门户
工作助手客户端

手机客户端
Android版本

点击或扫描下载

综合资讯  正文
左手倒右手失灵 广州浪奇的融资贸易黑洞
发布日期:2020-11-19    来源:   点击数:

 

 

2020年11月19日07:49  来源:北京商报
分享到:
 

  大额存货离奇失踪、债务逾期不断加剧……老牌日化企业广州浪奇似乎已经进入了多事之秋。如今,旧伤未愈,广州浪奇再添新愁,11月17日晚,广州浪奇披露公告称,7.04亿元债务已逾期,同时公司因融资性贸易陷入了4起诉讼。

  逾期债务超7亿元

  11月17日晚,广州浪奇披露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及子公司7.04亿元债务已逾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6.88%。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广州浪奇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电话未接通。

  据披露,在新增的逾期债务中,最大债权人为恒生银行,逾期金额为6161万元,债务类型为供应链融资。此外,近期新增债权人还包括农业银行、长江高投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及两家商业保理公司,7项逾期债务累计金额近1.8亿元。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公司部分债务逾期均为贸易业务。

  关于债务逾期的影响,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因债务逾期,公司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进而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可能对部分业务造成一定的影响。加之公司涉及相关诉讼事项及资产减值事项,亦可能对公司当期损益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与此同时,广州浪奇还披露了其及子公司新增11个银行账户冻结,该账户冻结金额为1616.2万元。截至目前,广州浪奇及其子公司共39个账户被冻结,其中23个被冻结账户系公司与江苏保华国际以及江苏中冶化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引起的。截至公告日,广州浪奇累计被冻结的资金合计达0.98亿元。

  关于银行账户被冻结,广州浪奇表示,“公司仍有可用银行账户替代被冻结账户,公司银行账户冻结情况暂未对公司日常经营和管理活动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公司生产经营仍在持续开展,且公司被冻结账户金额占公司最近一年经审计货币资金余额和净资产比例较低,不存在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形”。

  受利空消息的影响,广州浪奇11月18日高开低走,盘中最低触及4.15元/股,最终收跌5.19%,报4.2元/股。

  融资性贸易爆雷

  而在11月17日晚间,广州浪奇还发布了一则“关于涉及诉讼的公告”,公司以原告身份将南通鑫乾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乾公司”)、南通福泽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泽公司”)、南通福鑫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鑫公司”)、如东泰邦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东泰邦”)4家企业诉诸法庭,要求支付货款本金及违约金。

  从广州浪奇透露的合同内容来看,公司向上述4家公司销售的系工业原料。

  以广州浪奇与鑫乾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为例,广州浪奇表示,2018年以来,公司与被告鑫乾公司针对案涉工业产品的购销存在多份《工业原料销售合同》,合同均约定,广州浪奇向鑫乾公司销售工业原料,鑫乾公司向广州浪奇支付相应货款。但根据现有清查证据材料显示,鑫乾公司在签收确认货权转移凭证后却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货款,存在不按合同数额标准的零星支付、拖延支付、商票无法兑付等问题,后鑫乾公司经对账函最终确认,截至2020年6月30日案涉合同项下共有货款本金6976.48万元未依约向广州浪奇支付。因此,鑫乾公司的行为已构成违约。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浪奇向上述4家公司销售的工业原料疑似从保华公司、中冶公司采购而来。10月31日,广州浪奇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曾提到,公司向保华公司、中冶公司采购工业原材料,按照合同的约定向其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并在产品采购后销售给第三方。而广州浪奇所指的第三方正是鑫乾公司、福泽公司、福鑫公司、如东泰邦。

  从上述交易不难看出,广州浪奇在这当中充当的只是“中间人”的角色,上述交易也被市场称为融资性贸易。

  知名投行人士王骥跃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融资性贸易本质是为了融资,贸易只是为了有抵押品或者做流水增信。当中没有虚开增值税发票的话,就属于合法行为。以广州浪奇向保华公司、中冶公司采购工业原材料来看,保华公司、中冶公司取得广州浪奇开具的商业承兑汇票后,会将其质押给金融机构贷款,以获得融资。

  王骥跃进而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如果没有贸易为基础,只有融资、虚构交易、仓单,借钱还不上时,就容易引发风险问题。

  深陷泥潭

  除了债务缠身、银行账户被冻结等,广州浪奇早已出现财务危机。2019年3月,广州浪奇被诉拖欠近千万美元货款。

  此外,广州浪奇原董事长近日也因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11月4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宣布网站发布通告称,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傅勇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浪奇母公司是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最早主要经营日化产品和化工原材料的产销,旗下“浪奇”“高富力”两大洗涤用品品牌拥有广泛的用户基础。

  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广州浪奇作为国有企业,财务问题不断爆雷,说明企业内部管制失灵,经营体系缺乏透明度。而债务逾期和资金冻结会影响日常运营的现金流,导致经营不稳定,会造成业绩大受影响。

  公开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报,广州浪奇负债合计达77.7亿元,其中长期借款4.19亿元,短期借款高达30.79亿元,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余7.46亿元。而在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营业收入为38.88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3.36%;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1.15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615万元,同比下滑538.66%。前三季度,广州浪奇继续亏损,净利润同比下跌2878.65%至亏损11.7亿元。

  对此,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和解方案,争取尽快与相关债权人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包括但不限于展期、部分偿还等方式;同时通过加快回收应收账款等方式全力筹措偿债资金,妥善处理银行账号冻结事项,早日解除被冻结账户并恢复正常状态,尽量降低上述事项对公司的不利影响。

  不过,近年来,由于洗涤产品领域竞争已日趋白热化,广州浪奇开始寻求多元化发展。2013年,广州浪奇收购江苏琦衡农化,涉足农药业。2018年,广州浪奇拟以现金1.88亿元收购轻工集团持有的百花香料97.42%股份,以现金4.3亿元收购华侨糖厂、轻工集团持有的华糖食品100%的股份。但在2019年9月,广州浪奇因百花香料股权交割尚未完成,且部分应收账款存在回收困难的情形,拟终止收购百花香料97.42%股权。

 
 
(责编:赵安妮(实习生)、李栋)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新法征求意见期满 个人信息保护如何防“内鬼”

下一篇:MLF量增价稳 凸显央行“稳货币”意图